|   
设置首页
|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 > 宣传教育 > 他山之石 > 正文

【关注】乌梁素海,美丽重生还有多远

发布时间: 2018-08-06 15:33:17   来源: 中国水利网站   作者:本站编辑   浏览次数:

□记者 项晓光 欧阳新华 秦素娟

 

  对乌梁素海来说,北国三月的风,送来的不只是春的消息,还有最深厚的关怀。3月5日,习近平总书记在参加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内蒙古代表团审议时,作出了关于“加强呼伦湖、乌梁素海、岱海等重点湖泊污染防治”的重要指示,要求坚定扛起生态文明建设政治责任。

 

  在内蒙古西部,处于荒漠化与半荒漠化之间的乌梁素海,近些年的境遇似乎异常尴尬。作为中国的“北方之肾”,它既是我国西北地区重要的生态屏障,又是河套灌区近千万亩农田以及周边工业、生活废污退水的“收容所”,这对被誉为黄河流域最大的淡水湖来说,其健康的生命如何重生又如何保障?

 

  乌梁素海究竟是怎样的一片海

 

  从中国版图上看,内蒙古近半土地面临荒漠化威胁。位于巴彦淖尔的乌梁素海,无疑是内蒙古西部难得的一盆救命水。

 

  乌梁素海并不是蔚蓝的大海,而是早年黄河改道形成的河迹湖,是全球荒漠半荒漠地区极为少见的大型草原湖泊、中国八大淡水湖之一,也是地球同一纬度最大的湿地。这里还是欧亚大陆鸟类迁徙的主要通道,包括世界濒危物种疣鼻天鹅在内,每年有数百万只候鸟在此栖息、繁衍。

 

  当地居民告诉记者,他们特别怀念以前的乌梁素海。“不仅水质好,鱼类资源也很丰富,有鲤鱼、鲫鱼、鲢鱼、草鱼等20余种,是内蒙古自治区第二大渔场,每年鱼产量达500多万公斤,其中黄河鲤鱼就占到了一半。”渔场的老职工说:“那时的渔民,从湖里舀一盆水就能煮鱼。”

 

  20世纪70年代中期以来,乌梁素海成为河套灌区的退水池。灌区每年从三盛公水利枢纽引黄48亿立方米左右,在浇灌千万亩土地后,农田退水通过渠道排入乌梁素海。90年代中期以来,因农药化肥大面积使用、盐碱化土壤持续渗透,加之经济社会发展,巴彦淖尔市工业化、城镇化进程加速带来的工业废水和城镇生活污水排入,乌梁素海生态不断恶化。

 

  当地居民反映,大概是在2012年,乌梁素海大部分水面已被黄藻覆盖,疯长的芦苇占据了50%的湖面,严重阻碍了水体呼吸与水体交换。黄藻作为一种生长在湿地的藻类植物,在温度适宜、水体富营养化加剧时迅速生长蔓延、覆盖水面,对水生植物、鸟类和鱼类等造成致命危害。

 

  在近20年时间里,工业和生活废污水形成的点源污染、农田退水形成的面源污染、黄藻和芦苇等形成的内源污染相互叠加,导致乌梁素海水质恶化,盐分积累,泥沙淤积,植被退化,动物栖息地丧失,生态环境恶化。据巴彦淖尔市相关部门提供的资料,乌梁素海水质常年都是“劣五类”,不仅不能饮用、浇地,甚至不能接触皮肤。现状湖面也从新中国成立前的800平方千米萎缩到293平方千米。

 

  “要发挥乌梁素海作为我国西北地区重要生态屏障的功能,不仅要改善水质,还要维持一定的水面不萎缩。因为没有水就没有乌梁素海湿地生态系统;没有这个系统,就维护不了周边地区生态平衡,也就担当不了生态屏障的重任。”乌梁素海管理部门的同志说。

 

  生态补水“救命”乌梁素海

 

  拯救乌梁素海生态,正由流域各方的共识化为行动。作为河流代言人,流域机构对此进行了深入思考和谋划。黄委主任岳中明要求认真落实习总书记指示,立即行动起来,加强凌情、水情研究,切实做好调水方案,相机向乌梁素海实施应急生态补水。

 

  内蒙古水利厅水资源处的同志说,黄委高度重视并大力支持乌梁素海生态治理工作,近年来,充分利用黄河凌汛期和灌溉间歇期对乌梁素海实施补水,千方百计提供供水保障。

 

  据黄委水调部门的同志介绍,凌汛期通过分凌引黄生态补水的时间,一是在11月份封河前,根据黄河水情以及当年封河流量指标,相机实施补水;二是2月下旬至3月份开河期,根据黄河流量和开河进展情况,在保障凌汛安全的情况下,利用北总干渠引水闸门进行分凌,向乌梁素海补水。

 

  内蒙古灌溉期分为春夏灌和秋浇两个阶段。春夏灌期和秋浇期的间隔期即8月初至9月底,为停止引水期,这段时间主要用来进行引水工程及输水渠道等工程检修。

 

  黄委水调局的同志说:“从内蒙古的灌溉用水规律看,春夏灌期和秋浇期之外有3个多月的灌溉间歇期,可以充分利用这几段灌溉间歇期,根据黄河水情和灌溉用水情况,相机给乌梁素海补水;在其他灌溉高峰期,根据黄河水情及当年用水需求情况,如果条件具备,也可以相机给乌梁素海补水。”

 

  据统计,近10年来,黄委已累计为乌梁素海补水16亿立方米。

 

  黄河水资源分配各省区的指标是固定的,向乌梁素海补水会不会影响分水指标?

 

  黄委水调局负责人说:“凌汛期的生态补水是为保障防凌安全进行的分凌水,不占分水指标;应急生态补水要看黄河来水情况。如今年黄河上游主要来水区来水相对较多,骨干水库蓄水也较多,具有向乌梁素海实施应急生态补水的水量条件。”

 

  据黄委水情信息显示,今年年初黄河干流水库合计蓄水比去年同期多蓄水64.32亿立方米,黄河流域合计来水较去年同期偏多36.96亿立方米。

 

  记者在巴彦淖尔市政府提供的《巴彦淖尔水资源综合规划报告》中看到,乌梁素海每年湖面蒸发和植物蒸散损耗水量4.06亿立方米,补给地下水0.71亿立方米,融盐洗盐水1.6亿立方米,降雨0.72亿立方米。为了维持现有水面和水盐平衡,乌梁素海每年生态需水量约5.65亿立方米。这能否满足呢?

 

  黄委水调局负责人告诉记者:“今年年初,鉴于严峻的凌汛形势,为保障防凌安全,开河期通过分凌引水,向乌梁素海净补水2.14亿立方米。今年汛前,考虑下游用水需求和骨干水库防洪要求,我们利用灌溉间歇期同时黄河流量比较大的有利时机,自5月28日开始向乌梁素海引黄补水,截至7月底补水2.06亿立方米。今年已累计向乌梁素海补水4.20亿立方米。”

 

  这位负责人分析,今年后期的灌溉间歇期和凌汛未封河期,将根据黄河水情、灌溉用水情况及凌汛期凌情,相机向乌梁素海实施引黄生态补水,今年大概可以满足其补水需求。

 

  记者在黄委采访时得知,为达到应急生态补水预期效果,黄委会同内蒙古自治区人民政府深入研究,在7月份制订并公布了《乌梁素海综合治理和2018年应急生态补水联合行动方案》。内蒙古自治区政府李秉荣副主席还专门批示,要求辖区有关部门抓好落实。

 

  黄委水调局负责人同时告诉记者:“从黄河向乌梁素海进行应急生态补水只是救急,如果黄河来水偏差就无法补水。乌梁素海的生态治理还是需要各方综合施策、科学治理。”

 

  综合治理才能焕发生机

 

  在巴彦淖尔市五原县隆兴昌镇义和渡槽前,记者发现,短短几十米灌溉渠道上竟然有两座闸。

 

  河套灌区管理总局(以下简称河灌总局)供水处副处长苏晓飞告诉我们:“一个是节制闸,用来引水灌溉;一个是泄水闸,进行生态补水。2012年以来共修了6座泄水闸,同时对渠道清淤疏浚,畅通了补水通道。”

 

  作为水利部门,河灌总局在落实生态补水“最后一公里”工作的同时,还在自治区水利厅的大力支持下,先后建成生活污水和工业园区污水处理工程4处,建设灌区配套节水工程和生物过渡带人工湿地工程,实施网格水道和芦苇利用项目,加强乌梁素海点源、面源、内源水生态治理。

 

  记者在采访时了解到,河套灌区的面源污染占乌梁素海污染负荷的60%-70%,控水是其中的治理措施之一。

 

  河灌总局工程建设管理处处长郭平介绍,该局把控水与灌区节水改造项目紧密结合起来,积极开展骨干渠道衬砌、整治、疏浚等建设,使引黄灌溉用水量由过去每年的52亿立方米下降到47亿立方米,年节水5-7亿立方米,农田退水量也相应减少。

 

  在乌梁素海生物过渡带人工湿地入口,河灌总局下属的河套水务集团公司工程师潘文广告诉记者,该人工湿地面积9万亩,于去年完工。“目的是把农田退水先引入湿地,通过植物消减氮磷后,再进入乌梁素海,这样可以减轻对乌梁素海的污染负荷。”

 

  我们乘巡逻艇进入乌梁素海,密密匝匝的芦苇丛中不时闪现出一条条水道。河套水务集团公司的职工说:“这是我们修做的网格水道,可以通水、通风、通航,提高芦苇区和明水区的水体交换程度,改善水质。一共54条,总长度119.5公里,2016年完成竣工验收。”

 

  为给芦苇寻找出路,河套水务集团公司还引进了无甲醛中高密度纤维板生产技术。目前,一条年产8万立方米的生产线已基本建成,计划2018年底正式投运。有关负责人说:“乌梁素海年产芦苇10-15万吨。我们一旦投入生产,这些芦苇可以全部消化掉,不仅能产生一定的经济效益,还有助于解决芦苇腐烂对水体造成的二次污染问题。”

 

  为改变乌梁素海的生态现状,近年来相关方面也积极开展环境整治。当地监测机构的数据显示,虽然经过前期治理,注入乌梁素海的污水水量有所控制,水环境恶化趋势得到初步遏制,目前达到五类水质,局部达到四类标准,但是依然很不乐观,许多生态环境问题依然存在。

 

  巴彦淖尔市副市长刘志勇接受记者采访时也说:“要想乌梁素海水质变好,只有进行综合治理、点面同治。”

 

  刘志勇告诉记者,2016年,内蒙古自治区政府已批复实施《乌梁素海综合治理规划》,下一步将严格按照规划,从产业结构调整、发展清洁生产和循环经济等方面实施可持续发展战略,以生态补水为助力,继续完善点源、面源、内源综合治理措施,落实点源“零入海”、面源“控水、控药、控肥、控膜”四控要求,加快湖内底泥疏浚和利用等内源治理,通过控制主要污染源、保障生态蓄水量、水生态修复和生态补水措施等共同发力,促进乌梁素海水质整体提升。

 

  乌梁素海治理在行动。但要恢复昔日美丽,让乌梁素海逆袭而生,仍需有关各方坚定扛起生态建设政治责任,综合发力、标本兼治、久久为功。但愿不久的将来,乌梁素海重现生命活力,不再以“带伤的美丽”示人。

 

  来源:中国水利网站 2018年8月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