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要闻动态 > 水务文化
徐良伟《河长颂》(外五首)
2018-11-19 09:14 来源: 省河长办  发文机关: 【字体:   

微信图片_20181119091152.jpg

上图为海南省松涛水库局部景观--吴文生 航拍

  【作者的话】全面推行河长制,是党中央、国务院出台的重大改革措施和重大制度创新。作者以诗意的方式,宏观和微观相结合,热情讴歌海南各级河长热心热忱、尽心尽责、全心全意服务海南三大河流的"河畅、水清、岸绿、景美"。诗中以海南三大河流即"南渡江、昌化江、万泉河"为诗歌抒写的对象和情感关照的具象,通过诗意述说,赞颂了海南各级的河长们的辛勤劳作。正如诗中所歌那样"让我痴痴地歌颂人民心中的河流",整首诗表现出了极其强烈的时代感、使命感和责任感。

 

河长颂(外五首)

------------

 

让我痴痴地歌颂古国五千年浩荡

歌颂广袤流域不懈哺育的中华璀璨文明

让我痴痴地歌颂人民心中的河流

歌颂黎明时分你头顶上闪烁的耀眼红星

 

大江飞流,天阔地厚星夜静

近水台榭秀美,我望沐邦裕国者平

天之赐琼州好,一派绿油欣观河湖春更贵

晓得那滋味何似,可明问其中为谁?

西风拂远又复东,此岛此生应欢庆

 

你走过铺满梦境的花朵

走过天河星汉和杂草丛林

走过王屋或者李家

勤为径,悟了善谋河湖者强

谁在吹箫,歌颂青枝绿叶连绵?

光着脚板的你有时也对着夕红

依偎在一杯水的身旁

歌颂袅袅升起的炊烟

 

南渡江美,她安详在你们的胸口

八湾九曲缓缓地流入我们的心灵

今夜,星宿欲言此地长可待

也可追忆黎母水潺潺到天明

到河道下一载又一载密生的绒毛

灌木丛中,你们移开飘来飘去的旧事

为她妆点涩涩婉约的容颜

 

左右两岸何时花开灿烂?

上下游中,轻舟已弥散

我多么想为你写一首滨江小令

逐渐梳开熙攘人流和无眠的灯火

我多想为你喜咏一首关关雉鸠

那章那句最是使人常吟

 

涟涟昌化江,你可一同浸染

黎母山林区空示岭的透明

望长空,也可抒万千峰峦的鸟鸣

哦,五千一百五十平方公里流域

那细细密密的雨水如雁阵

是不是她思念故乡南海的行行清泪?

 

我多么想再起诗句歌颂你们

歌颂你们的今天和将来

歌颂刚刚歇下又得起身的劳苦

歌颂拂晓醒来又得重回黎明

歌颂烈日下你的脚印和影子

如果白云飘过,河流倒影蓝天

如果流动的梦幻在朦胧的月夜浮现

我多么想再吟麟趾之句向你问候

饱含热泪致敬你们这些天地的精灵!

 

万泉河清有两源

南源乐会水为干流,北源在哪里?

定安水,这个美丽的名字打动了我

我多么想与你朝开暮闭,与你掬水

痛饮秦汉古老酿,爱河滨上多陶醉

良宵风爽芦苇岸,我们举目望月向全圆

辉影绰绰,尤记当年勇

峻岭喜闻芳菲近,园中再生锦绣花

曰慷慨,献上薄力为安宁

 

我多想戴一顶通透的草笠

走到你们中间一起去远祖空落的茅庐那里

从小小的窗口望得见依稀的星光

望得见元代京都也有万泉河

也望得见图贴睦尔的青梅价也高

望得见元文宗的向南长望

望不尽他绵绵不断的乡愁

 

何止于这些呢,苍穹下的沟沟坎坎

横贯于生命的所有河湖、灌木和草丛

也是我们深重的记忆、不变的图腾

何止于这些呢,像血脉奔涌向森林

也恰似妹妹和母亲长长的叹息

如是紧锁于你心中亘古的箴言

从水中穿过远方的生命

我真诚祝愿你们好人幸福一生!

 

 2017年911日晚 徐良伟写于海口


 

  【作者的话】时间已经不早了,我举步经元兴过宝东,感南与感北的洁白盐场,竟包含在碧海波心那滴晶莹的泪光!

 

穿渡感恩河

---------

 

天水朗朗风起处

是谁甩了甩银辫千重

脆脆成词,溅一河逶迤的清泪?

泓泓之中,绕了一圈又一圈的冬暖夏凉

 

 带着山猪岭的万根芳草而来

谁忍不住叫一声你的乳名雨龙河?

这淙淙的流响那么沁人心脾

原来你就是涓涓的感恩水啊!

今天,贴近你茵茵的梦境

谁又在接天草原鞭策我心灵跃动的马匹

想于此,牧牧我快活可爱的羊群

多么想深谷中传来蛙鸣歌唱节日

 

此地乃贤,因为你而民有惠

感城的姐妹哟

由南向北再折西的彩绸

正是你涩涩妆上的容颜

 

入海口有风吹过

你甩一甩便是流芳人间的波海

我在民兴村听水

陀烈长春,秋意也正浓

吉地可见家成

在密林中,也在忽明忽暗的松间

从上通天村蔚蓝天际展翅的祥鸟

啄一啄汉唐的白云头也不回飞了过来

 

看此景,我得穿渡感恩河床

举一古铜的灯火靠近尧文庄

与辉映的月亮,向全圆

腾升我今夜暖暖的诗酒

 

时间已经不早了

我举步经元兴过宝东

感南与感北的洁白盐场

竟包含在碧海波心那滴晶莹的泪光!

 

2017年61日夜 于海南省东方市

     

      


  【作者的话】让我们热爱河流吧,热爱如母亲般温柔、温暖的水。水流过即乡音。由于工作关系,我有幸几次到东方市北黎河,看见两岸蓬勃的生命,便想歌唱。于是,便写这首小诗表达了大地、田野、树木对水的感恩之情,"从水中穿过远方的生命",都应歌唱河流,仅此而已。

 

 

又见北黎河

---------

 

又见北黎河

她廿五孔羽,美丽祥鸟扇水

卷起泛白的时光

从水中穿过远方的生命

自东向西,绵远的乡音

便是北黎河儿女们深沉的琴声

 

又见宽阔的河床

河床上粼粼的光

你能不能上溯两公里?

去车马稀疏的北黎古村走一遭

为我掀开你窗前月儿的心事

悬挂于北黎河上婉柔的胸口

 

又见你鞠水不浣纱

又见我常常目睹了的蓝天的歌唱

以及色彩缤斓的河流

你能不能翻开感恩的史册?

北黎河有港,可以泊舟

从此,四更、墩头、北黎村

我的亲人于繁华处穿过东方的日出

又见北黎河的夏日

 

光芒在上,我沿左岸听水

像杜鹃般啼鸣的亲人声声

哦,是水把我带回幸福的故里

不然我怎么会热望康熙二十年

于尘埃处屯兵的二十七个兄弟

对望百姓便热泪盈眶!

这个河流啊,我该如何转身

向你十座骑楼的不曾破败

也向中天,满洒一地雪白的月光!

 

又见水濯足凉

也濯鸟的歌唱飞抵黎明

像歌唱我勤劳的母亲那样

执着地歌唱她微微笑开的眼神

让我掬一瓣深深的诗咏吧

轻举她的辫簪献给她洁白的灵魂

仿佛是洪武三年升起的袅袅炊烟

 

又见北黎河的骄傲

恰如我年少时江南的烟雨

飘洒成我梦里怒放的花朵

又见我今天难忘的醉渴

透明、纯祥,水便是亲缘

清清的水滴教我数数漫漫的星辰!

又见北黎新村的幸福

从我眼帘穿过东方婆娑的树影

今天,我路过东方欲晓的右岸

看见年过半百的河长也路过这里

听说他们能用十指点开你柔软的心扉

天上也有一条弯弯入海的河流?

 

又见倒影的北黎河,浮滨之上

千年前我丢落的莲心次第开放

我不想轻易离开这片水域

也不想离开你带泪的光阴

亦不想离开那些饱满的谷物与羊群

 

2017年(丁酉)414日凌晨 于海南省东方市

     

 

  【作者的话】那些恰似蓝色多瑙河的纯美天籁,以及天空中结粒的尘埃和雾霾,仿佛都不曾来过这里。

  

南渡江口观望一片乌云

------------

我在南渡江口观望一片乌云

在青青的草场荡起悠扬牧歌

看见她从黛绿的叠嶂从你的眼眸

九曲入海顺势而下

我眺望她车马鞍鞭及跳跃的鱼群

低垂的云层穿过我们心中的天际

 

今天,第九号强台风"威马逊"

掠夺我的风景,剩下的烟雨楼台

深藏在凶猛的水墨写意

与对面的民宅相惜望

蜗居在这座城市的青年忧伤的脸

那些恰似蓝色多瑙河的纯美天籁

以及空中结粒的尘埃和雾霾

仿佛都不曾来过这里

 

这场多余的暴风骤雨注定要来

它的大致方向与你相向

即使没有爽朗的月光

我还是想起一群知青乘着解放牌汽车

穿过眼前这座锈迹斑斑的桥梁

以及青涩而风尘仆仆的脸庞

 

在南渡江口观望乌云的形状

等待暴烈的故事与故事中的人

你不能损毁它的墩柱或栏杆

也不能熄灭路灯

不然我的这首诗歌将在黑暗中诞生

并且于坑洼中艰难前行

 

那些涉世不深的孩子

你千万不要担心这片乌云停留太久

司马坡岛的轮廓在一轮红日照耀下

一定更加醒目,引人入胜

风暴过,可以抹掉坏人,抹掉敌意

抹掉隐藏着贪婪腐烂的一切事物

 

没有乌云的时候

也就是我们迎来幸福的时候

没有污染的时候

也就是我们迎来庆贺的时刻

水流地方我常常浅翔在她的怀里

静静呼吸飞一般的梦想自由自在

眼前浮现清官海瑞经过这里

我脑海中错落有致的古寺庙

有序安置在这片乌云的上方

 

我不能抹掉神灵和庇荫的绿叶

更不能拔除植被上庞大的根系

我怎么会怀想这片乌云?

除非它立即变换颜色

河道是供河流行走的

 

我不能随意出卖她心中的鹅卵石

以及她那椭圆形光滑的深遂记忆

观望那片飞天的乌云

我真的觉得南渡江口

越来越像一首古体乐府

诗漫漫琴响如鼓,像一只饱食的鲲鹏

盘旋,迅而濯水涤羽

与宽阔的入海口那片黑色的乌云翱翔

 

2014年718日夜 于海口

 

 

  【作者的话】今夜,我于水晶楼上,听望亭榭璀璨星火的歌吟,称颂山下你隐藏的世界万物,宛若千年前秦河月中爱众滨上踱步的宽袖诗人,称颂你恬静的梦乡和温暖的花朵,谁短短的一生能抵得过你闪闪的水光?

 

 

丁酉七月南圣河抒怀

---------一--

 

于五指主峰,我望南圣河渡口

多少月华皆因你氤氲的晚霞而落下

化作万变的蝶影,飞往大山南边

即便策一匹烈马或摆一叶扁舟

丁酉七月夜,我也无法抵达你清澈的美丽

 

不是你没有好山好水

也不是你天黑下来风光殆尽

我这个敬畏高山的孩子

刚从南圣镇走一遭回来,香宁草芥便已摇曳

它在一盏花灯下,抵不过你此生的啐啐梦呓

 

 

都说仁者,却没有在你的怀里数过星辰

也不曾像今天这样

穿过潺湲的时日你悠然的模样

湍急时,我不曾来过世初旷久的江河

也不曾像今天这样从你身边匆匆穿过

 

今夜,我站在水晶楼上

听望亭榭璀璨星火的歌吟

称颂山下你隐藏的世界万物

宛若秦河月中爱众滨上踱步的宽袖诗人

称颂你恬静的梦乡和温暖的花朵

谁短短的一生能抵得过你闪闪的银光?

 

抵达你之前我赤脚,用纤纤细笔

写对影三人和桐君里南风之薰兮

也写慢慢被你梳开的荒野蒙蒙的月色

哦,我多么想化作一条弯曲河流入海

用跳跃的热情写出邦溪、石碌的婉约唱段

也写七坊镇木棉溪下那陌上人家袅袅的炊烟

连同十月田的那条时窄时宽的河床

及抱由黎胞那支轻轻竹竿拍水的悠悠清音

 

我不曾像今天这样穿过浅浅的时光

面对一韵又一韵的悠悠青寨,在冥冥的山脚

只愿你在竹提椰壳勺里注入心底的"酉并"

醇香两樽合里,向南圣河洒一洒千年的醉笑

也愿你在清澈世间一杯同,觐见晨天的旭红

 

2017年712日晚 于五指山市

 

 

 陵水河思古抒怀

----------

 

见大溪岭时,我已接近海

自东满溯而上

与健谈黄老的一段故事相连

与春后水口的一排排泊舟相连

细细的听,仿佛琴鸣

 

顺颂夏祺,在这个沾满水性杨花的城池

一滴一滴的水催紧花朵常开

一滴一滴的水也是恩源啊

此地开扬,愿许你清涟如水

如五月里你细细的眉

也许你清清的模样

如雨后婉约的容颜

 

汀澜处,陵木舟水也在

大溪河也在你原来的位置

你的故乡也在

贤芳河最深最深的那一部分

她孕万千溪流从我眼帘流过

即将告别你罗畔绚彩的晚霞

 

桑梓愫愫,令尹子文曾在此问水?

是否也在梦里陵河指望北移的星宿

也在春秋之楚

幻定在我深深的夜里!

因你庾积为仓

事王霸,良善亦为明义

能伟之无怒色、无喜色,亦无愠色?

 

 

想至此,不觉中望见了千帆竞渡

望见佛袖诗人怀里的美丽夕红

归去兮,见鸿鹄正南飞

飞过你哗哗的流响和水口庙婆娑的椰影

 

2017年510日晚 于海南陵水


微信图片_20181119091105.jpg

  南渡江口美。--徐国铭 摄2018.7



微信图片_20181119091113.jpg

  【作者简介】徐良伟,男,1974年11月生,汉族,海南儋州人,浙江大学中文系毕业。高中开始陆续在《诗刊》《星星诗刊》《钱江晚报》《天涯》《杭州日报》《浙大校友》《海南日报》《海口晚报》等发表文学作品80多篇(首)。从事新闻工作期间,发表新闻作品及文学作品近90多万字。著有文学作品选集《回忆未来》、诗集《望你也望星月灿烂》,现正着手写作文化散文集《海南西北角》。    

  他认为,诗歌带给人们物质上的东西已经越来越有限,但带给人们精神上的东西并没有减少。因此,他常常用眼睛观察,用耳朵聆听,用左脑思考,用右手写诗。陶冶情操,如此而已。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版权所有@海南省水务厅  中文域名: 海南省水务厅.政务

主办:海南省水务厅    琼ICP 05000041 号    
政府网站标识码:4600000049    琼ICP备05000041